氯化钠颗粒?你知道盐湖

青海新闻网·大美青海客户端讯

背景链接

盐湖股份,是中国目前最大的钾肥工业生产基地,也是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内的龙头骨干企业。盐湖股份公司所在的察尔汗盐湖,是中国最大的可溶性钾镁盐矿床。湖中蕴藏着极为丰富的钾、钠、镁、硼、锂、溴等自然资源,总储量为600多亿吨,其中仅氯化钾表内储量为5.4亿吨,占全国已探明储量的97%;氯化镁储量为16.5亿吨,氯化锂储量800万吨,氯化钠储量426.2亿吨,均占全国首位。整个盐湖潜在的开发价值超过12万亿元,是发展我国盐化工业的战略宝地。盐湖开发和综合利用具有广阔的前景,在国民经济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红色足迹

2016年8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钾肥分公司码头,听取了柴达木盆地发展循环经济和盐湖资源综合利用情况介绍,了解企业生产经营、产业技术升级、高原特色生物产业发展、镁合金新材料等情况。习近平沿着木栈道走到码头,察看现代化采盐船作业。得知企业发展目标是用5至10年建成全球镁锂钾行业最大的领军企业,习近平表示肯定。

习近平指出,盐湖是青海最重要的资源。要制定正确的资源战略,加强顶层设计,搞好开发利用。循环利用是转变经济发展模式的要求,全国都应该走这样的路。青海要把这件事情办好,发挥示范作用。青海资源也是全国资源,要有全国一盘棋思想,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搞好开发利用。

氯化钠颗粒?你知道盐湖

采盐船。

盐湖答卷

特殊的时空节点,往往勾勒出难忘的记忆。

5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对盐湖发展提出殷殷嘱托,5年后的今年,青海盐湖用一组数据回应总书记的关切。

——钾产业。5年来,盐湖股份坚持以水为纲,完善“固液转化、驱动开采、循环利用”的独特开采模式,通过挖潜扩能,年产量由2016年的400万吨提升至550万吨,5年来累计生产氯化钾约2500万吨,稳定国内钾肥产量和自给量,成为支农肥的“压舱石”。

——锂产业。5年来,盐湖股份成为全国锂业第四、盐湖提锂第一。年产1万吨碳酸锂装置产能由2016年的3800多吨提升至2020年的余吨,近三年稳定连续生产在1.1万吨以上。

——镁产业。5年来,盐湖股份建成盐湖卤水电解法制取金属镁10万吨级装置,打通工艺流程,开展联动试车,核心装置金属镁2016年生产出第一块镁锭,2018年生产金属镁锭1.1万吨。

——氯产业。5年来,实施技术改造、负荷提升、工艺优化等,全球首套电石+乙烯联合法pvc装置工艺路线全部贯通,日产量突破千吨。开发出sg—7型pvc树脂、cpvc树脂,提升氯产业附加值。

——碱产业。5年来,整合盆地内石灰石、工业盐等资源,改造提升装置工艺。截至目前,纯碱装置负荷达到70%,钾碱装置负荷达到96%,预计到年底可提升至100%。

永恒记忆

“上次咱俩见面,我说要是总书记还能到盐湖来,我希望自己能够作为优秀员工代表出现在队伍中!这两年算是有些进步吧。”再次看到屈瑞华时,依旧忙碌的她跟两年前一样,笑起来,两个眼睛像是弯弯的月牙。可细看又跟两年前有些不同,举手投足间多了份稳重与成熟。问起这些年来的变化,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现在,我是一名预备党员!”

虽然已经过去五年,可回想当时和总书记握手的场景,那种兴奋与喜悦是永远无法忘记的。

“从来没经历过那么热闹的场面,总书记一下车,全场就沸腾了。大家不约而同地高呼‘习总书记,欢迎您!’‘习总书记,我们爱您!’场面非常热烈。现在跟你说起来,脑海中还跟放电影似的情景重现呢!”

令屈瑞华最兴奋的是,自己能有机会跟总书记握手。只要一提到那一刻,她的脸上就洋溢着抑制不住的笑容。

氯化钠颗粒?你知道盐湖

自动化加工车间。

作为一名名副其实的“盐三代”,屈瑞华一家人和盐湖的缘分,可以从1958年说起。那一年,屈瑞华的爷爷奶奶屈全忠和唐秀芹从陕西老家来到青海,成为盐湖第一代的开垦人。几十年后,屈瑞华的父母也成为了盐湖的一分子。2014年7月,毕业于电气自动化专业的屈瑞华也到盐湖参加工作。

五年前的那次握手,对于这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不仅仅是激动那么简单。

“刚上班时看啥都新鲜,可时间一长,面对每天重复的工作,有时会觉得有些枯燥,很想换个环境。”

但经历那次特殊的“碰面”之后,屈瑞华仿佛注入了无尽的动力,就连父母都觉得自己的女儿“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作为资产管理部的项目管理员,屈瑞华负责项目前期的立项审批、联系安排厂家、组织上会、验收等。为了更好地完成自己的工作,几年来,她不断拓宽自己的知识面,先后报名学习了机械制造与应用、电气与机械造价、电气与设备工程等内容,不仅弥补了自己专业以外的知识短板,还被评为单位的“优秀骨干”。

几年来,每一天的盐湖都在不断变化,屈瑞华也随盐湖的发展一起成长。在这个过程中,她积极向党组织靠拢,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这不,再次碰面,屈瑞华的身份就从一名年轻职工变成了预备党员。

“在入党申请书上我写道,要在思想上严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上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在生活中发扬党员的优良传统。”身份的转变让屈瑞华干工作的劲头更足了。

“虽然我的工作很普通,但我会向身边的优秀党员看齐,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一番成绩。”

身边变化

“我们车间的主要工作就是剔除氯化钠和氯化镁,提取氯化钾。等到了下一个车间,对它们进行干燥包装,就是最后的成品。”

今年34岁的霍永星是加工一车间副主任。2013年,学习应用化学专业的他走出校园,来到距离老家湟中区多巴镇800公里外的格尔木,成为盐湖的一分子。

2016年8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亲临盐湖考察并指出,要在保护生态的前提下,搞好盐湖资源的开发利用。当时还是一线操作工人的霍永星虽然因为坚守岗位未能赶到现场,但仍旧从中感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与动力。

“这五年,我觉得发生了不少变化。”伴着机器的轰鸣声,忙碌之余,霍永星也和记者来了一番“个人总结”,码了码这几年的收获。“对我来说,从2013年参加工作到2018年,这五年是一个熟悉、适应的过程。2018年开始,算是一个快速成长期。”

2019年,霍永星当上了车间副主任。然而,他口中的变化远不止如此。

“以前的老车间一般需要二十个人左右负责各项工作,而新车间是自动化较高的生产线,只需六七个工作人员对数值进行监控和调节就行。”介绍完主控室,霍永星接着说:“其实这几年,车间的生产工艺、技术都有所创新,生产设备也进行了更新。”

有组数据可以有力地支撑霍永星的观点。2020年,盐湖钾肥年产量由2016年的400万吨提升至550万吨,5年来累计生产约2500万吨。

氯化钠颗粒?你知道盐湖

包装。

大的改变离不开小的积累。

“就拿我们车间来说,我们解决了原矿氯化钠颗粒比较大的问题。”面对记者这个外行,霍永星一边比划一边讲,“一般浮选能够选出直径0.6毫米以下的氯化钠颗粒,再大的颗粒就沉下去了,浮选不出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又加了粗钾振动双层筛,把中间这部分大的颗粒筛出去。”

霍永星眼中,钾肥生产节水就是节矿。

“生产过程中加入过量的水,氯化钾、氯化镁、氯化钠就会溶解到水里,无法提取。而现在浮选过程中加入药剂、水都实现了自动化,改变了过去依靠工人经验加入的模式,加入的量更加精准。”

走出车间摘下安全帽,霍永星抬手擦了擦汗,掰着手指跟记者算了笔大账。

“我们加工一车间主要的能耗,一个是电,一个是水。最近几年,公司加大节能技术改造力度,实施了‘干燥系统烘干设备节能技术改造项目’‘化工复用水回收利用至钾肥加工系统改造项目’等节能技术改造项目。其中,化工复用水回收利用至钾肥加工系统改造项目实现了整个废水系统的回收。简单地说,以前车间的部分生产废水会回收到生产系统中,与卤水混合。现在通过改造,生产废水和生产系统完全分离,生产废水统计回收后再返回到加工系统用作工艺用水。”

绿色发展是霍永星眼中企业变化的一个方面,另一面是企业员工越来越好的发展前景。

原来,企业员工对职称评定、技能培训等方面不够重视,这几年,公司有意识地进行引导,聘请外面的专业老师到企业进行培训,鼓励全公司技术人员和职工都能“持证上岗”。

“如果没有公司出面,我们自己想要拿证,就要自掏腰包去外面参加培训、考试,时间、精力各方面成本很高。”

2018年起,盐湖各个车间开始实行劳动竞赛挂钩绩效考核,主要目的是在提高员工工作积极性的同时,激发全公司技术人员和职工的创新力,能够将一些新想法用到工作中。

“为了鼓励员工和提升员工素养,我们会积极推荐优秀员工。去年我们车间共有25项创新成果,不少项目还获得了青海一等奖和国家二等奖的殊荣。”

给记者一番总结之后,霍永星又亮出“新计划”,“接下来,我们打算继续摸索在原矿质量随时发生变动的情况下,如何快速做好生产工艺参数的调整,确保生产工艺持续稳定。”

我们这五年

“环境好了!”

——周广文 采收车间党支部书记、主任

这几年,通过太阳能利用、人造湿地实现生态环境改造,企业成功建成了两百多平方公里的盐田和百里生态水景线,使过去“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盐块跑”的盐漠地,变成如今的“水草茂密、鱼类聚集、鸟类成群、蓝天白云碧水”共存的生态大盐湖。为了保护这良好的生态环境,2016年之后,我们车间成立了由15名党员组成的环保突击队,每个月两到三次不定期的垃圾清理活动,不仅使周边的环境卫生得到了改善,也增强了广大职工的环保意识。

“工资涨了!”

——王克明 采收车间10号采船操作员

我到盐湖已经整整八年了,这八年一直在采船上工作。其实我这份工作就跟种地一样,并不复杂,但只要上班了,这24小时活动范围就在这几平方米,几年下来,难免觉得枯燥。要说工作中最大的变化,对我来说,肯定是收入增加了。企业效益好了,我们员工也跟着受益。我觉得盐湖的未来肯定更好!

“本领强了!”

——张晓雁 钾肥分公司工团办公室团青干事

我是2012年参加工作。之前是车间安全员,2018年5月调到钾肥分公司工团办公室,成了一名团青干事。这几年对我来说,最大的感受就是对企业的归属感提升了。因为老家在西宁,到这儿之后,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领导和同事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特别是到了新的工作岗位上,很多东西都是之前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但几年锻炼下来,我发现自己在语言表达、活动组织等方面都有了一些进步。

“工作妥了!”

——毕帅 钾肥分公司工团办公室团青干事

说起来,我到盐湖工作,是个“意外”。2016年,我大学毕业回到格尔木,正处在找工作和自己创业的纠结当中。看到总书记到盐湖考察的新闻,我和父母反复商量,觉得这个企业很有发展前景。第二年看到招聘信息,第一时间报了名,后来进入面试,参加培训后正式上岗。刚工作时,作为车间和外包单位的联络员,我什么都不会。好在企业有两年的“导师带徒”,这才逐渐进入工作状态。

几周前,我刚从施工技术员“转型”为团青干事,希望今后自己能在这个岗位上干出一番成绩。

有帮助
0
没帮助
0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全贯化工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quanguan0688.com/jichuhuagong/13420.html
粗盐哪里有卖(什么是粗盐哪里有卖)
« 上一篇 全贯化工网
氯化钠 粗盐价格一吨?为什么有的盐贵有的盐便宜
下一篇 » 全贯化工网

相关推荐